“史迪威”之旅

2015-12-07
0
A- A+
导语

70年前,Jeep与史迪威公路共同诞生于二战的烽火。Jeep曾以英雄史诗般的壮举,飞驰在怒江峡谷至缅北丛林的史迪威公路上……“极致之旅——致敬史迪威”一行,正是从怒江流域拥有“极边第一城”美誉的腾冲县城开始。

DAY1 为了忘却的纪念

腾冲曾是将士戍守边陲的异乡,也是文人大家、雄商巨贾回归的故乡,更是70年前焦土抗战英雄驰骋的战场。Jeep极致之旅首先来到了和顺滇缅抗战博物馆,这个设在当年远征军20集团军司令部旧址的博物馆,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民间抗战博物馆,拥有3000多件珍贵实物和1000多幅历史照片。而在所有展品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正门旁陈列的——四驱鼻祖Jeep威利斯。其硬朗的军绿色车身、经典的七孔进气格栅,历经70年风雨仍然熠熠生辉、不怒自威。站在车辆前方的博物馆台阶上远眺,仍可看到远方目前仍在通行的史迪威公路,Jeep威利斯就这样注视着70年前的荣光之路、历史尽现光芒。

图16

曾经的对英雄军人的理解很抽象,直到走进国殇墓园。以屈原著名诗篇《国殇》命名的墓园,修筑有3346块墓碑,是众多打通史迪威公路之战中牺牲的中美将士、参战民工、筑路工人的英灵寄托之所。在墓园历史档案馆中,我们再次发现了Jeep威利斯的身影。两张的珍贵图片:分别为1945年1月中印公路(史迪威公路)通车时,首先进入腾冲城内的Jeep车队以及乘坐在JEEP威利斯上的中印公路工程总指挥——美国皮克少将。从雷多到昆明,皮克少将经历了他一生中最为风光的瞬间。一路上他像一个传奇英雄凯旋归来,备受瞩目。而一直陪伴他的另一机械英雄,即是Jeep威利斯。

70年前,Jeep威利斯即已来到中国,肩负起支持盟军击败法西斯的光荣使命,成就全球汽车领域跨时代的传奇里程碑。而腾冲,这个由千万年在火山爆发后形成的边城,在1945年1月浴火重生,重新获得不朽的尊严:腾冲成为中国抗战中第一个收复的失地。

我们正是从这片开启胜利的土地出发,穿越荣光之路,寻踪Jeep曾经冲锋陷阵的世纪传奇!

图07

图06

DAY 2 中缅边境的Jeep传奇

史迪威公路,不朽的战争之路。它不仅是条诞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硝烟中的国际通道,更是抗战时期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唯一运输生命线,中国抗战格局千钧系于一发。1945年1月史迪威公路的全线通车,堪称抗战格局逆转、开始全面反攻的里程碑事件。而这一事件的实物见证者,仍然是Jeep威利斯。

车队一行,从腾冲出发盘旋200公里山路,终于一路风尘赶到史迪威公路全线通车的历史发生地——畹町桥。畹町这个中国最小的边境袖珍城市,却曾是世界为之瞩目的焦点。抗日战争期间,十万中国远征军将士踏过畹町桥出境抗日,3200多名南洋机工日夜兼程将数十万吨军火物资通过畹町桥运往抗日前线。

图04

今天,就在畹町口岸的中缅边境桥旁,就在那一字排开的资料窗老照片里,Jeep威利斯当年作为头车参加通车庆典时的英姿不时跃现在眼前。66年前,一个受到全世界瞩目的盟军盛典在这里举行,史迪威公路工程总指挥刘易斯·皮克少将、飞虎队陈纳德将军、中华民国行政院副院长宋子文、中国远征军总司令卫立煌……将星闪烁、英雄际会。中美英盟军花了两年时间来迎接这一时刻,数以万计的士兵和民工为这个典礼的举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随同盟军冲锋陷阵的Jeep,见证了这一切。

图03

Jeep作为70年SUV缔造者和引领者,见证了中国抗战的风云历史,承担了拯救盟军成败的历史重任。Jeep70年的荣光之路,期间的点滴故事更是留给世人无限遐想和评论的空间。

图11

DAY 3开创滇缅抗战新世纪

如果说,史迪威公路是抗战时期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唯一运输生命线,那么联接滇西怒江两岸的唯一公路通道的惠通桥,堪称史迪威公路咽喉之地。

图02

回顾滇西抗战,其实是一段争夺道路的历史。1942年5月,日军坦克撞开国门畹町,随后向怒江扑来,敌我双方都在拼命争夺怒江这一线天堑,争夺滇缅路这一丝命脉,争夺惠通桥这一生死存亡的咽喉!

图10

为防日军抢渡,中国守军含泪炸断此桥,敌、我两军就此隔江对峙二年。今天,当极致之旅一行站在惠通桥裸露的钢梁上,任何人都无法忘却这座桥的历史,这是一座改变民族命运、塑造民族钢铁意志和必胜信心的桥梁。而让我们更加难以忘怀的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当1944年收复此桥时通过的第一辆车,即为Jeep威利斯。

图14

车队驶过惠通桥,奔腾激荡的怒江穿山破峡由北向南蜿蜒而来,在大坪子和惠通崖之间闪动着黄绿色的水光。继续沿史迪威公路向西、遇松山盘旋而上,就来到了“东方的直布罗陀”——松山战场。松山战役是滇缅抗战中最壮烈、最持久,堪称滇缅抗战乃至中国抗战转折点的战役,至今仍被作为美国西点军校的教学战例。松山战役,是世界上第一次大规模使用火焰喷射器的战役,再加上凝固汽油弹的威力,当时松山已经变成一座火焰山。半个多世纪过去,原来的满目焦土,如今已是郁郁葱葱。

图15

试想60年前,天上无数的飞机在盘旋、俯冲、轰炸,一阵阵灰黑的硝烟越过怒江峡谷,飞到老鲁田山峰上来;地面上,中国士兵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向敌人冲杀过去。特别指出的是,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司令长官卫立煌为此战总指挥,而陪同这位中国军队最高指挥官冲锋陷阵的,仍然是Jeep威利斯。

DAY 4 以和平之名

史迪威公路是一条从绝地通向坦途,从黑暗走向光明,从失败走向胜利,从战争走向和平的生命之路,是摆脱地狱的东方诺亚方舟。

Jeep车队沿着史迪威公路从怒江和澜沧江边开始,一直到大理下关以西的西洱河谷,穿越自古瘴气肆虐地带,狭窄的山路依山傍水,180度拐头屡见不鲜,古代行商马队路过也只敢匆匆而行。

图05

史迪威公路实际上是沿着南方丝绸之路修筑,此行来到的古丝路重要驿站——大理云南驿,同时也是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缅印战区的重要军事基地,著名的“驼峰航线”上的重要通道和补给线。飞虎队的英雄们曾经从此冲向蓝天、搏击日寇;飞跃雪山、架设空中运输线。当年,这里同样活跃着Jeep威利斯的身影。

图12

图09

当车队由云南驿下到老的滇缅公路,经过为保障公路安全而建设的高度数十米的公路围挡之后,终于攀爬至一片广袤的高原平坝,这里就是史迪威公路的最高点——海拔2600米的天子庙坡。这一当年军官和士兵最为热衷的留影地点,如今已经是翠微凋零、满山红土。

图13

从沙桥重新回到高速公路,如今路况已非当年可比,一路铁骑以每小时100公里的速度从龙陵飞奔大理,同向的老滇缅路静静地卧在旁边,但是即便如此,由于严重的地形障碍,高速公路仍须在群山中绕行。

傍晚时分,浩荡的Jeep车队终于抵达位于昆明西部客运站的“滇缅公路零公里纪念碑”处。就在1945年的2月4日,史迪威公路通车后的首只队伍到达这里,使得整个昆明沸腾了。白发苍颜的老者、西装革履的少爷公子、男女学生、乡镇保长和民众夹道纷拥而至,他们欢迎的不仅有皮克少将这样的传奇将军,更有作为开路先锋的Jeep威利斯!

图01

Jeep见证了人们最终击败法西斯,开创全新世界的艰辛历程。如果说二次大战为Jeep筑就了一个展现自身价值和荣耀的平台,还不如说是Jeep®最真实地诠释了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以自由为名、以拯救世界为己任,无论何时何地,一旦有需要,人们就团结在Jeep的名义下,为了追寻心中自由梦想而奋斗终身!

史迪威 之旅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