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留平改革一汽动作频频 大刀阔斧动作下有赞扬也存争议!

来源:中国经营报作者:王琳琳 张洪杰2018-01-06 10:36 2018年01月06日 10:36:00 0
分享到:
导语

一汽集团的改革之路道阻且长,想要重回快速增长道路、重整山河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正如曹鹤所言,好在留给徐留平的时间还算充裕,可以让他大展拳脚。

原标题:重磅 | 徐留平改革百日记 一汽改革动作频频 备受质疑还是回归正轨?

改革,动的不仅是表象,更有撼动“内心”深处的举措,其中如何取舍,却是发人深思。1月8日,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集团”)将举行红旗品牌战略发布会。《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一汽集团相关人士处获悉,一汽集团将发布红旗品牌未来发展战略,包括红旗品牌新产品系列以及未来产品造型理念等内容。此举也成为一汽集团的开年大戏,点燃2018年改革之路的第一把烈火。

2017年最后一个月,一汽集团动作频频。12月29日,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000800.SZ,以下简称“一汽轿车”)旗下奔腾品牌纯电动汽车奔腾B30EV成为摩拜共享汽车首批用车,这意味着一汽集团在从不同维度切入共享汽车大部队。此前两天,在奔腾事业部的经销商年会上宣布森雅R7被划归至轿车奔腾事业部旗下,不再属于吉林一汽。种种动作意味着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的改革正在逐步推进。

不过,对于2017年12月28日改革刚满百天的一汽集团来讲,新闻不仅是“大动作”,也有议论之声。12月一汽-大众对中方员工连续发出三则《工资延期发放通知》,这一消息再次引起业内对徐留平“铁腕运动式改革”的讨论,但质疑远不止于此。改革百天后,一汽集团收获更多的是质疑声还是逐渐回归正轨的希望?

铁腕改革两面性

2017年8月2日,一纸调令,徐留平走马上任一汽集团新任董事长;9月18日,徐留平正式在一汽集团展开“改革战”。至2017年12月28日,一汽集团改革正好满一百天。业内既饱含赞扬,同时也存有争议。

纵观一汽集团百日改革进展,徐留平进行一汽集团旗下品牌梳理、机构和人事变动,重拳出击下,一汽集团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2017年12月25日,一汽集团与外交部签署“红旗车全球采购战略协议”,外交部将在未来优先考虑以红旗轿车作为驻外使节用车。12月21日,一汽集团发布通知称将进行公司制改革,中文名将由“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更改为“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12月1日,一汽集团与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000625.SZ,以下简称“长安汽车”)、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徐留平在一汽集团推进改革的成绩不止于此,红旗品牌的完全独立,并提出“复兴红旗品牌,打造中国第一豪车品牌”的目标,以及一汽轿车呈现盈利态势,因此业内人士对于徐留平重振“共和国长子”的辉煌,以及在三年之后实现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也有了期冀。

“徐留平的改革力度很大,对一汽集团也起到了提振业绩的作用。”汽车行业知名评论员钟师表示。不过徐留平铁腕式的改革同样争议不断,特别是在过去的一个月里。

2017年12月,一汽-大众中方员工连续收到三则《工资延期发放通知》,员工工资一拖再拖,原因在于2017年度工资总额需要核定、审批。这一消息让一汽集团再次成为焦点,对于徐留平改革的争议此起彼伏。2017年12月13日,一汽解放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解放”)薪酬管理科主任林雪松突发心梗去世,据说向来身体健康的林雪松在深夜下班回家突发心梗,此前他已连续两个月高强度工作。

履新一个多月后,徐留平提出“白加黑、7-11”的工作号召,让全员加班成为一汽集团的常态。徐留平提出“全体起立、竞争上岗”,人事变动巨大,业内对此质疑,如此大幅度调岗是否会造成人才的流失,能否在具体执行环节中体现出来实质意义?

一汽集团离职员工表示,“在改革过程中离职的人不在少数,改革呈现出大跃进的浮夸风,而所谓的竞争上岗是所有高级经理不动,只是换换管辖(区域)。”

就在一汽集团发布改名公告当天,一汽轿车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四位董事长皆已离职。

至此,徐留平改革刚过百日,已呈现两面性的局面。“不可否认,徐留平的改革让一汽集团重现回归正轨的希望;但如此高压的改革很有可能产生负面效果,如果权衡不好,很可能物极必反。”一位证券分析师如是说道。

自主品牌排头兵

徐留平走马上任之后,便开始马不停歇大刀阔斧改革:解散一汽技术中心,全面动刀组织架构和人员编制。其激进程度惹人侧目。中融创投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曹鹤表示:“对于一汽集团这样老牌国企,它需要一些相对激进的人士来带动一汽集团的激情。”

徐留平最先从红旗品牌“动手”。作为根正苗红的红旗品牌近年来几乎已经成为一汽轿车“鸡肋”,完全脱离一汽轿车后被徐留平定位为中国第一的豪车品牌,并成立红旗品牌事业部。

“红旗品牌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但又是一汽集团改革的关键,不过从当下红旗品牌的销量以及所占市场份额来讲,想要扭转红旗品牌尴尬的局面并非易事。”曹鹤坦言。

徐留平将一汽集团旗下品牌划分为红旗、奔腾和解放三个品牌事业部,对于红旗品牌,徐留平规划是到2020年有8条产品线。红旗品牌单飞后的首款量产车型H5推延至3~4月上市销售,将成为徐留平改革成效的第一个实物,也将是红旗品牌市场接受度的测试品。

徐留平接下来的改革重点瞄准了自主业务层面

一汽轿车公关室透露,“一汽集团旗下三大自主板块一汽奔腾、吉林一汽和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000927.SZ,以下简称‘一汽夏利’)进行业务整合,三家自主渠道将融合为一,归于‘大奔腾’品牌旗下,奔腾事业部的经销商数量或将增加至超过700家。今年将推出三款新车,两款全新智能网联战略车型和首款跨界旅行车。”

这三家自主板块中,剥离红旗品牌的一汽轿车轻装上阵,今年的发展重点将瞄准奔腾品牌,吉林一汽旗下森雅R7归于一汽轿车奔腾事业部旗下。而一汽夏利的情况最不尽如人意。

2017年11月,一汽夏利发布转让股权公开征集受让方的公告,截至公告期限,无人接盘。曹鹤表示:“虽然一汽集团有意筹谋出售资产,但基于一汽夏利的经营状况,事情并不容易解决。不过一汽集团还会想其他方式来解决一汽夏利问题。”从产品来看,一汽夏利将目光投向新能源汽车产品上,目前已经有一款产品进入第302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

徐留平对于一汽集团自主板块的规划有条不紊,但纵观2017年自主品牌的发展,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00175.HK,以下简称“吉利汽车”)、长安汽车和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601622.SH;02333.HK,以下简称“长城汽车”)位居自主品牌第一阵营,而一汽集团旗下的自主品牌产品表现却并不尽如人意。

“一汽集团自主品牌产品最根本的问题在于缺少产品竞争力,除了整合业务和渠道之外,一汽集团应该着重提升产品品牌力和竞争力。”钟师表示。

一汽集团的改革之路道阻且长,想要重回快速增长道路、重整山河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正如曹鹤所言,好在留给徐留平的时间还算充裕,可以让他大展拳脚。

编辑:刘青
百日 改革 重磅 正轨 动作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最新推荐
强势变革之下 雷霆少帅徐留平能否率一汽涅槃重生

改革从来都没有那么容易,改革的道路上也总是铺满荆棘。

天逸入市似乎也无力回天 东风雪铁龙难以回归正轨

东风雪铁龙目前面临的诸多危机,未来是苟延残喘的存活,还是再次扬帆起航,只能等时间来验证了。

"双积分"监管体系亟待完善 专家:应警惕"骗补"事件重演

除此之外,iCET还建议有关部门要建立完善的积分审计机制,规避目前复杂的积分交易、转让、结转、补偿等过程可能出现的造假。

江铃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李青被免 源自江铃驭胜销量大幅下滑

10月26日,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本年第三季度报告,公司总资产236.86亿元,相较去年同期的244.93亿元有3.3%的下降,归属上市股东净利润为125.26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打蜡是传统的汽车漆面保护方式,镀晶则是最近两三年新兴的手段。从命名方式上就能够看出:两者的工艺不同、用料不同、工时不同,自然价格也有不同。对于打蜡,广大车主相当熟悉,没有可操作空间。目前,汽车美容店主要精力是放在镀晶上,宣称能够防刮、耐高温、快速排水,可最大程度保护漆面。不同美容店对车身镀晶的报价有不同,从1000多元到5000多元不等。一小部分车主在商家的说服下打算尝试,但又担心上当受骗。镀晶效果真如美容店说的那么好?镀晶到底需不需要那么贵?谁说了都不算,非常测试一下

  • 目前,这起高速公路碰瓷案件已经全线告破。警方收缴作案车辆7台,抓获犯罪嫌疑人22名,梳理出受害人近400人,涉案金额达到60余万元。

  • 目前高田问题气囊爆炸已在全球范围内导致至少20例死亡事件和180起受伤事件。

  • 2018年国内成品油零售价或将迎来首次上涨。

  • 记者还注意到,两位美国本地的观众看到FF91之后驻足拍照,表现出对这款车的好奇。其中一位告诉记者,他们听说过FF这个品牌,知道这是一个电动车的初创品牌。但当记者请他评价一下FF91时,他表示自己并不是很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