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用户陆续收到威马退款,异地提车用户的“战斗”仍在继续

来源:第一电动作者:安小曼2018-11-21 15:29
导语

从11月7日开始,之前致电威马400客服要求退大定的用户,陆陆续续接到答复电话:只需提交手写的“取消订单申请”,并以拍照形式发邮件给威马客服邮箱,不久后便会收到退款。

“事情终于得到解决了”。

在威马补贴维权群里,曾经的大定用户都松了一口气。

从11月7日开始,之前致电威马400客服要求退大定的用户,陆陆续续接到答复电话:只需提交手写的“取消订单申请”,并以拍照形式发邮件给威马客服邮箱,不久后便会收到退款。

维权群的群主US告诉第一电动:“群里一共有130余人,其中有100多人已经提交了退款申请,有一半左右已经收到了退款”。

1

现在,群内已不再那么群情激愤,但每天仍有上千条聊天信息,只不过话题开始转向退定后该选怎样的车。有人说,造车新势力不靠谱,转而打算入手北汽、比亚迪、荣威等品牌的新能源汽车。还有些人,仍然偏爱造车新势力,把目光转向了小鹏汽车以及即将公布更多产品信息的蔚来ES6。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武汉的40余名异地提车用户仍然在“战斗”,尽管威马承诺可以给他们退大定,但他们有新的诉求。

事件爆发至今已将近一个月,在这场维权用户和威马的战争中,没有人是赢家。

“无赖碰上流氓,谁狠谁牛逼”

10月25日,第一电动发表《威马被指不讲诚信诱导下单,准车主集体维权要求退车》。

10月27日凌晨,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战略规划副总裁陆斌通过个人微博,发布了威马汽车关于近期用户关心问题的说明。其中提到,“自2018年11月5日起,用户可登陆威马智行APP、威马电商平台(微信、官网),在订单详情中可查询最晚交付日期,如交付时间与用户预期不符,在订单生效前,用户可操作退还全额定金。”

由于维权群内大定用户的订单都已处于生效状态,他们从威马的声明中看不出要退大定的意思,便又发起了一轮紧密的“进攻”。

“10月27日到11月5日,这是维权战斗白热化的9天。”一位参与者告诉第一电动。

“后来,几乎所有的用户都采取了求助媒体,拨打12315(消费者热线),到黑猫投诉等各种方式进行维权。”作为群主,US发动大家的方式是不断在群里@所有人。

在这场维权战中,最积极的是郑州大定用户无言(化名)。现在,他已把自己在群内的称呼改成了“威马退定大使”。

9月28日,无言陪妻子逛商城,偶然进入威马体验馆,他妻子对威马300的外观一见钟情。当晚十点半,在看完威马交付大会的直播后,无言在威马官网果断下单并支付大定2万元。

从10月中旬开始,一直关注威马交付动向的无言,发现了威马可能今年年内无法给他交车,他有自己承担退坡补贴的风险,因而第一时间加入了US的维权群。从此,他开始了自己长达24天的“讨钱大战”。

“每天都给威马大使和威马400客服打十几个电话,接不接无所谓,反正我一直打。威马官方、陆斌、沈晖的微博,我一天刷好几遍,各种留言。陆斌都把我拉黑了”。无言告诉第一电动。

2

连续的轰炸终于取得了成效。11月2日,郑州的威马韩姓合伙人致电无言,让他到店谈谈。隔天上午,无言如约到店,韩姓合伙人拿出一张已经写好的“退定申请单”,让无言留下身份证号并签上名。韩姓合伙人拍了一张照,“说是传给威马总公司”。

11月7日下午5点半,无言被告知全部程序都已走完。晚上9点,无言看微信,发现退款已经到账。

“我感觉是无赖碰上流氓了,谁狠谁牛逼”,无言这样总结道,随后又加了一句话,“我是被逼成流氓的”。

3

像无言一样积极维权的人并不在少数,光是在微博上被陆斌拉黑的就有好几个。大伙儿一个接一个地给可能受理投诉的机构打电话,想尽办法找各种媒体曝光。还有人想把投诉材料寄给红衫资本,并且在微博上@沈南鹏,“因为这是威马的命根子”。4

无言的成功退定,让维权群里的人看到了希望。从11月7日开始,维权群里散落在各地的大定用户都陆续接到了威马服务大使的退定电话。这场让众多人揪心的闹剧,终于接近尾声了。

异地提车用户的“维权战斗”仍在继续

但是,还有一个40余人的群体仍然在“战斗”。他们就是原计划在武汉提车的异地用户。

5

毛甲兵(化名)是湖南人,在长沙工作,从去年就开始注意到了威马。在今年4月威马公布配置和售价后,他第一时间付了3000元小定。

9月16日,威马开放大定,毛甲兵被告知,因长沙无威马合伙人,建议在离长沙最近的武汉提车。在威马服务大使的介绍下,毛甲兵还了解到,只要在武汉提车,并上武汉牌照(服务大使办理武汉牌照,提前去办理流动人口登记就好,收取一定的手续费)就可以享受到武汉地补。

当时,毛甲兵向威马大使再三确认,地补部分是不需用户垫付的。电话确认完他还不放心,又在微信上进行了确认,保存截图。

9月19日上午10点左右,毛甲兵补交了17000元,正式交完了2万元大定。然后,开始等待威马交车。

但在10天后,毛甲兵在威马汽车关系用户群中了解到,提车时可能需要用户垫付地补。他随后求证威马服务大使时,得到的回复是,“武汉合伙人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10月中旬,服务大使给出答复:需要武汉本地户口,或者居住证半年,社保半年,车辆必须在武汉当地使用。不然就是资料不全,需要自己垫付地补。他致电威马官方客服,得到了同样的答复。

从这时起,毛甲兵加入了由威马客户关系群中异地提车车友发起的威马维权群。“我当时明确提出了,我不会接受垫付地补,也不会接受退大定,要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提车”。

10月27日,威马发布公告,回应异地提车用户:

6

对此,武汉异地提车用户维权群的人并不满意,他们提出了三个诉求:

第一,退款,但要是双倍退款(4万);

第二,不退款,用户不垫付地补,按照原计划按时提车;

第三,不退款,用户垫付地补,但是交付车型要有所升级:探索版车型的指导价,减去国补,拿创新版加上所有选装包的车型。

他们交的大定是2万,为何要威马退4万呢?

他们的依据是1996年3月15日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布的《欺诈消费者行为处罚办法》,其第三条显示,经营者在向消费者提供商品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欺诈消费者行为:(十)骗取消费者预付款的;(十三)以其他虚假或者不正当手段欺诈消费者的行为。据此,他们认为,威马前期的诱导销售行为属于欺诈消费者。

而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九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因此,他们认为,如果威马要退定金,应该双倍退款(4万+相关权益部分)。

11月8日,维权群组织了20余名用户前往武汉威马4S店进行交涉。“跟武汉威马西区经理唐总有过沟通,但是最终没有达成共识”,山东籍武汉用户刘庆峰(化名)告诉第一电动。

“我们不会接受退款,我们也不会垫付地补。如果要我们垫付地补,就给我们一辆更好的车。如果要强行给我们退定金,那就得给我退4万回来!”他们一起呐喊着。

7

图为:11月8日谈判现场

他们联系了武汉当地电视台,但由于电视台的档期安排问题,当日未能抵达谈判现场进行实时跟踪记录。

次日,电视台再次与他们取得联系,在后续电视台的参与过程中,异地维权组织中有一人和威马达成和解,接受了退定(只退2万大定,无赔偿)。

现在,那些没和威马达成和解的40余名异地提车用户,还在想尽各种办法维权。

毛甲兵告诉第一电动,如果后续威马还不给出满意的解决方式,他们会通过求助政府部门、上诉等法律途径来继续维护自己的相关权益。

“群里每个人都会尽自己一份力量,威马的车展开到哪里,住在附近城市的车友,就会过去维权。下个星期,我们会集体去上海威马总部维权。另外,异地维权组织中多人的315消费者热线投诉已经受理。”

刘庆峰则说,“我们的目的不是闹事,更不是要整垮威马,我们也想友好地协商。为了这辆车我们倾入了太多时间、精力甚至感情。无论如何,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以不伤害自身权益的方式,提到自己想要车”。

第一电动问毛甲兵,为何不直接拿起法律武器起诉威马?

他的回答是:“起诉费时费力,而我们多数人还是想要车子”。8

11月16日,第一电动致电陆斌以及威马公关总监石凯峰,并试图通过微信与石凯峰取得联系,期望得到相关回应。但是,陆斌电话拒接;石凯峰在第一电动表明身份后,以忙碌为由直接挂断了电话,微信好友验证也并未通过。

编辑:jiazijian
威马 用户 异地 战斗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