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中国“花落”合肥 但2020年销量依然承压

来源:极速侠作者:安安2020-02-27 16:32
分享到:
导语

蔚来宣布其中国总部将落户合肥。

“蔚来中国”终于找到“东家”。

2月25日,蔚来宣布其中国总部将落户合肥,并有可能拿到一笔145亿元的融资。

这对于2019年频频融资失败的蔚来而言,无疑是一针“强心剂”;受此利好消息提振,蔚来股价短暂大涨至4.4美元/股,涨幅为13.4%。

WechatIMG343

但这个利好能在多大程度上反转蔚来目前面临的不利局势,尚难料定——就在不久前,蔚来还被曝曾遭公司“前第三大股东”高瓴资本清仓,而且2020年1月份的薪资也未按时发放。

业内人士表示,短期的资金注入只能解蔚来一时之困,且很有可能“治标不治本”。

落户合肥,蔚来获“续命”资金

相较于2019年在资金方面捉襟见肘的境况,刚刚迈入2020年的蔚来不断传出利好消息。

2020年2月6日,蔚来宣布已分别发行价值7000万美元和3000万美元两笔总计1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一周后又与两家与其无关联关系的亚洲投资基金签订可转换债券认购协议。

根据协议,蔚来将以非公开发行方式,向购买方发行和出售本金总额1亿美元可转换债券,预计在2月19日前完成。

2月25日,合肥市政府发文宣布,2020年合肥市重大产业项目集中(云)签约和江淮蔚来EC6量产项目启动仪式在合肥市江淮蔚来工厂举行。包括蔚来汽车中国总部项目在内的8个项目集中“云”签约,总投资1020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计划融资145亿元,用于研发、市场体系建立和运营;蔚来方面将投资10亿元规划建设总部和研发基地、15亿元投向第二生产基地。此外,在签约仪式上,双方还提出将在2025年前登陆科创板。

受此利好消息提振,蔚来股价大涨。截至美东时间2月25日收盘,蔚来汽车收于4.4美元/股,涨幅为13.4%。

这次签约使得处于资金困局的蔚来得以“续命”,因为2019年的蔚来在融资方面频频碰壁。

多次传出“假”融资消息

2019年,蔚来的“资金极其紧张”并不是秘密,通过公司财报数据便可“窥一斑而知全豹”。

2019年一季度,蔚来净亏损为26.236亿元,截至2019年3月31日,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货币资金和短期投资共75.365亿元。

2019年二季度,蔚来净亏损32.85亿元,账面上所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34.556亿元。

2019年三季度的财报中,蔚来表示:公司持续亏损、负资产经营,现金余额不足以提供未来12 个月持续经营所需的营运资金和流动资金。

对于汽车制造这种重资产、产业链复杂且回报周期长的企业来说,相对稳定且持续的现金流非常重要。

然而,蔚来寻找各方资金注入的过程并没有一帆风顺,还曾多次传出“假”融资的消息。

2019年5月28日,蔚来汽车宣布与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亦庄国投“)签订了框架协议,获100亿元融资金额。

根据双方签订的框架协议,蔚来汽车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并向“蔚来中国”注入特定的业务和资产,亦庄国投将通过其指定的投资公司或联合其他投资方对“蔚来中国”以现金方式出资人民币100亿元,以获取持有“蔚来中国”的非控股股东权益。

2019年10月,蔚来又被爆出正在和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而蔚来对此需要付出的代价是要有一个20万辆年产能的工厂落户吴兴区。

不过,这两次融资事件之后都不了了之,并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假融资”遇上“真清仓”

在经历了2019年的两次融资失败后,2020年蔚来再次陷入“被投资”的传闻中,这次传闻的金主是吉利汽车。

2月18日,有传言称,吉利汽车欲投资3亿美元入股蔚来汽车。由于此前蔚来发行可转债融资的转股价格3.07美元,以3亿美元计算的话,吉利或将持有蔚来约9772万股股票,占增股后总股本约8.5%,仅次于李斌和腾讯,成为蔚来第三大股东。

对于这个消息,蔚来和吉利的官方回复都是“以公告为准”,至今仍未公布确切信息。

“准第三大股东”吉利是否注资的消息还未确认,“前第三大股东”清仓蔚来却已板上钉钉。

当地时间2月14日,高瓴资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高瓴资本已不再持有蔚来汽车股份。在经历了领投、增持、减持之后,高瓴资本终于清仓蔚来。

不过李斌表示,高瓴资本和淡马锡控股等A轮、B轮的投资人减持蔚来股票,只是正常的市场化行为,不需要过度解读。

工资发放延期,缺钱添实锤

2020年初,疫情的爆发使得本就处于下降阶段的汽车行业雪上加霜,而本就捉襟见肘的蔚来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发不出工资了。

2月13日,有媒体报道,本该于2月8日发工资的蔚来,并未如期发放。

对此,蔚来回复称,受到疫情影响导致复工时间推迟,由此带来了企业经营管理结构的变化,更改了工资发放日期。

此外,蔚来还发起了一项员工自愿参与将“十三薪”置换成限制性股票(RSU)的计划,即员工可以申请将2019年的“十三薪”全部或部分置换成RSU,公司将在员工申请的置换金额基础上给出1.1的系数溢价。

“这是一次自愿性质计划,员工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做出选择。”蔚来表示,如果员工不选择置换成股票,2019年的年终奖将会在3月6日随2月工资一起发放。

种种迹象表明,蔚来正在收缩开支,以应对资金压力。

2020年销量承压

尽管在2019年10月的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蔚来总裁秦力洪称蔚来不会死,每月卖车都有10亿元的现金流。但到处找钱的经历表明,蔚来烧钱的速度要远高于每月进账的那10亿元。

而且具体到2020年,蔚来面临的销量压力更大。

根据蔚来公布的数据,1月份一共交付了1598辆汽车,同比跌幅为11.5%。蔚来的解释是1月份的有效工作日比往年少了6天,并称因为疫情影响,预计2月份的销量将会继续下降。

但事实上,除了2019年12月份交付量达到3170辆之外,蔚来其他月度交付量从未站上3000辆关口,甚至超过2000辆的月份也屈指可数。

这也意味着,自从2018年5月31日实现首次交付以来,蔚来尽管打造了以服务+产品价值为核心的品牌竞争力,但从那时开始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蔚来并未形成足够的品牌势能,推动销量实现爆发式增长。

这也表明,蔚来的产品实力尚未与其提供的服务价值形成良性互动。这导致了一个现象,即通过积攒的服务和口碑效应、蔚来能够完成一定的销量,但距离实现规模效益还很远。

而且不巧的是,现在大市也走软了。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1月份乘用车产销分别完成143.6万辆和160.7万辆,同比分别下降28.1%和20.6%,其中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4.0万辆和4.4万辆,同比分别下降55.4%和54.4%。

同时,疫情也是一个黑天鹅因素,而且对2月份的市场销量产生重大影响的几率很大。

所以,蔚来要在处于疫情影响的下行汽车市场中求得销量提升,极为艰难——更何况还得面临特斯拉这种级别的对手。

特斯拉的夹击

但和缺钱一样令蔚来头疼的,还有逐渐进击中国市场的特斯拉。

2020年1月3日,特斯拉宣布国产Model 3基础车价即日起从35.58万元下调至32.38万元。根据国家政策,全系Model 3可以享受免征购置税政策,以及24750元的新能源补贴金额,国产Model 3补贴后售价为29.905万元。

之后,兴业证券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国产Model 3的生产成本要比美版低20%-28%,而毛利率则显著高于美版Model 3。在特斯拉采用国产供应链后,国产Model 3具备最大27%-34%的降价空间,也就是最低价格预计可以低至19.7万元。

19.7万元,远低于蔚来目前在售车型ES8和ES6的最低官方标价。

财报信息显示,2019年特斯拉共交付了约36.75万辆车,较2018年增长了50%,完成全年销量目标。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2020年的销量目标为50万辆,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自然是特斯拉主要进击的目标。

大幅进击中国市场的特斯拉,可能会让蔚来的2020年更为难过。

结语:虽然蔚来的资金问题不会立刻得到立竿见影的改善,但与合肥的顺利签约仍然让资本市场重新拾回对蔚来的部分信心。2月26日,美国投资机构伯恩斯坦(Bernstein)将蔚来汽车(NIO)的股票评级从“弱于大盘”上调至“与大盘持平”,并给予该公司股票目标价为4美元。

至于蔚来2020年的生存境遇是否会因落户合肥而大幅改善的问题,行业人士高舜告诉财经网,蔚来若想持续增加融资,就要向资本市场展示更多的价值。但若不改善收入和成本结构、只是现金增加的话,对于蔚来而言只会是治标不治本。

编辑:潘磊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新闻爆料

010-85657396
最新推荐
通用汽车被盈利压力倒逼 全面转向电气化

电气化时代是汽车产业的大变革时代,在这过...

理想汽车逐步复工 短期或面临经营压力

对于疫情造成的影响还没办法做出准确的说明...

东风汽车多种措施应对疫情,业绩目标或生变

东风汽车采取了延迟复工等多种措施。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