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马被裁决支付供应商数十万元研发费用 当事人称公司被拖垮

来源:极速侠作者:张香雪2020-03-31 16:00
分享到:
导语

威马2019年卷入的一场研发合同纠纷。

新造车企业威马2019年卷入的一场研发合同纠纷,近日裁决结果执行完毕:向曾经的供应商支付数十万元的研发费用。

当事供应商、极鱼科技创始人兼CEO房文新表示,已经于3月20日收到威马支付的研发费用,“但是公司已经垮了”。

他还称,拿回研发费用只是自己和威马解决纠纷的“第一阶段”,“我们在4月份还有第二阶段,因为除了已经解决的研发合同之外,我们也和威马签订了量产合同,但威马突然终止合作导致我们的量产备货损失了数百万元”。

威马方面暂未公开回复此事,但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相关事宜需要找负责人沟通。

1

合作遭遇“单方违约”

房文新告诉财经网汽车,自己所在的公司极鱼科技与威马有两个纠纷,其中一个属于研发合作纠纷,极鱼为威马研发的“Ajax车载手势触控识别总成项目”(互动式车窗投影)完成后,威马仅仅支付了40%的研发费用,余款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

这起纠纷于2019年4月正式被提交到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裁决结果显示,威马被判向极鱼科技支付数十万元的研发费用,到今年3月,这起纠纷以威马完成打款而终结。

另一起纠纷也与研发项目相关,即前述研发产品的量产合同纠纷。

房文新表示,虽然威马支付了研发余款,但自己的损失并非仅仅是研发费用,“威马在不打招呼的情况下突然中断合同,给我们造成了数百万元的量产备货损失,所以我们最近将会继续对威马汽车采取法律行动”。

财经网汽车注意到,在威马汽车官网一篇时间显示为2018年9月10日、标题为“威马EX5公布全系售价,开启智能电动‘国民车’普及新时代”的文章中,“选装配置价格”中的“Lite探索版”和“Extra创新版”下方,均有一项为“互动式车窗投影”,并注明2019年交付。

房文新表示,因为相关合作合同已经被威马单方面终止,这些功能在威马车型上已经永远不可能实现。

2

图为极鱼科技开发的相关功能示意图

寻求沟通但被沈晖“拉黑”

房文新表示自己现在有两个诉求,一是希望威马能为(终止合作)公开道歉,二是赔偿“三五百万元”的量产备货损失。

他称,威马早在2018年就要求极鱼科技为量产备货,“准备几万套的货”,但是2019年3月却决定取消合同,之前没有任何沟通,事后也没有(有关备货的)赔偿。

房文新表示,自己因赔偿事宜找威马沟通时,对方态度非常不好,“找到对接的基层员工,对方称自己只是打工的。后来又找威马创始人沈晖,希望能够指定一个‘能说得上话’的负责人对接此事,但他把我的微信拉黑”。

房文新一再强调,威马“不搭理我们”。

他还表示,除了自己的公司被拖垮之外,其他供应商也有类似情况,但都“懒得告威马”,有的是因为“不敢告”,还有一些供应商担心费时费力且不懂法律,也没有保留证据。“威马的人车交互一共有5个供应商,其中有2家已经破产,而自己目前也遣散了大部分员工,现在只剩下两三个人”。

3

威马官方暂无回应

财经网汽车注意到,在新浪微博等社交媒体上,一个昵称为“极鱼科技”,微博认证为“极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微博”的账号,目前只发了一条微博,内容就是关于和威马之间的纠纷,其中包括给威马汽车发送的律师函等文件,以及与威马创始人沈晖的微信对话截屏等,并在显著位置写上了“流氓的逻辑”等字样。

极鱼科技创始人房文新证实,这些内容就是他发的。

财经网汽车还通过天眼查发现,极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房文新”,成立于2015年12月,注册资本为1508.89万元,经营状态为“在业”,目前已经进行了三轮融资,其中种子轮和Pre-A轮合计融资额度为1300万元,A轮融资未披露额度。

WX20200331-154815

左一左二为极鱼科技合伙人与威马创始人沈晖在2019年2月供应商大会的合影

对于极鱼科技和威马汽车的纠纷事项,根据房文新提供的相关联系方式,财经网汽车尝试联系“威马汽车制造温州有限公司”计划物流部一位温姓物料工程师,但对方号码显示为空号,财经网汽车又联系到位于四川成都的“威马汽车研究院”采购部一位唐姓工作人员,在听完有关极鱼科技纠纷事项的相关描述后,对方表示自己只是一个“业务经理”,无法回复问题,建议联系相关负责人解决。

财经网汽车又继续致电威马汽车一位负责公关事务的历姓内部人士,但对方并未接听电话,在发去短信后,对方也未有回复。

此后,财经网汽车尝试添加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的微信,以求证相关事项,但对方也未通过。

截至发稿,财经网汽车依然未收到相关回复。

双方可能都需要“想清楚”

对于威马和供应商出现的相关纠纷,一位来自某大型主机厂的资深行业人士表示,(在技术创新方面)双方可能都要想清楚。

该人士称,从相关描述来看,这个系统可能类似于Hud(Head Up Display,平行显示系统,或抬头显示系统),但是Hud的客户价值在哪里?与大屏仪表和智能化中控是否有功能冗余?在这个过程中“威马可能没有想清楚,供应商切入点也要想清楚”。

他认为Hud占据了很大的体积,对于整个前围和空调都有很多技术干涉问题。“奥迪为了Hud,把仪表板缩小了。而且Hud受外部光学条件影响很大。我个人不是十分看好”。

威马停掉与极鱼科技的合作是否因为不再看好相关功能,还不得而知,但无论是销量还是产品,威马都迫切需要有一个比较大的改变了。

公开报道显示,在新造车企业中,蔚来2019年的销量为2.06万辆,威马以16876辆排在第二,小鹏16608辆排在第三。

2020年2月,蔚来汽车销量为707辆,威马567辆,小鹏还未公开数据,但据说“创下历史最佳”——因为P7。

单看销量的话,威马并未与蔚来和小鹏拉开太多,但产品层面,随着蔚来ES6的放量,以及小鹏开始主推P7,威马急缺一辆爆款车型来应对新一轮的产品竞争。

这还没有算上特斯拉也在加速推进本地化带来的价格下探因素——这会影响到所有新能源市场的玩家,包括定价与特斯拉并不重叠的威马。

大市也相当不利,根据信用评级机构穆迪的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汽车销量将下降14%,远高于此前2月份估计的约2.5%的降幅,其中中国市场预计将下降10%,也大于此前预测的2.9%。今年1-2月,中国汽车市场累计销量为223.8万辆,同比下跌42%。

结语:传统汽车时代,主机厂的创新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核心供应商的创新,而在智能汽车时代,这一点表现得更为明显,而且可能还需要更多供应商的技术创新。在这种情况下,主机厂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与所有供应商保持步调一致和协同合作,才能最终呈现给用户一款技术先进的产品,房文新和他的极鱼科技与威马的纠纷意味着,实现良好的协作关系,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沟通来解决,这对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占据技术创新制高点,至关重要。

编辑:潘磊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新闻爆料

010-85657396
最新推荐
日产颓势难挽 CEO内田诚被辞退或成“定局”

等待内田诚的或许真的是“被解雇”的命运

长城哈弗4S店 “乱收费” 车主维权屡受挫 官方回应终端部门已介入

李涛称,自己现在希望拿回购车合同,并退回...

广汽埃安S新能源车自燃 厂家回复:起火原因正在调查中

5月18日,在广州杨桃公园南门东侧停车场内...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