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一汽夏利员工举报称混改或涉国资流失 天津博郡未履约注资

来源:极速侠作者:张香雪2020-04-15 15:10
分享到:
导语

原一汽夏利的一些员工称在一汽集团推进有关夏利与博郡合资的“混改”中,涉及巨额国资流失问题,并向中纪委等相关机关进行了举报。

原本已经尘埃落定的一汽夏利和博郡的合资事宜,因为原一汽夏利员工的举报,不确定因素开始增加。

近日,财经网汽车从接近博郡汽车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原一汽夏利的一些员工称在一汽集团推进有关夏利与博郡合资的“混改”中,涉及巨额国资流失问题,并向中纪委等相关机关进行了举报。

该知情人士还提供了一些举报截图,并称已经有超过200名原夏利员工参与了相关举报,“这些员工已经连续四个月没有发放工资,而且一直未能复工”。

该人士提供的一篇文档显示,一汽集团推进的有关一汽夏利和博郡合资成立“天津博郡”事宜,被认为是一个“甩包袱式”混改,是一出“极其荒诞的闹剧”。

截至目前,一汽集团尚未就举报事宜发表公开声明。

1

天津博郡未履

公开信息显示,“天津博郡”是一汽夏利和南京博郡的合资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注册资本25.4亿元,其中一汽夏利以经过评估备案的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5.05亿元出资,持股比例19.9%,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股比例80.1%。

根据2019年9月28日一汽夏利发布的公告,博郡应该在合资公司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30日内以货币形式缴付首期出资10亿元人民币,在合资公司成立6个月内且合资公司取得整车生产资质后缴付第二期10.34亿元人民币。

当年11月20日,天津博郡获得了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为“HUANG XIMING”,即南京博郡创始人黄希鸣。

2020年1月14日的公告显示,一汽夏利已经向天津博郡交割了相关资产,南京博郡也缴付出资1400万元,其他资金正在积极推进。另外832名原一汽夏利员工已经自愿解除了劳动合同,并与天津博郡签约。

*ST夏利(原一汽夏利)于4月10日发布的最新公告显示,与博郡的重大资产重组依然在积极推进,无其他应披露的情况。

这意味着首期10亿元的注资资金,只履行了1400万元,直接导致工资发放变得困难。

而在遭遇了连续数月的托欠薪水之后,一些员工对当初一汽夏利与南京博郡的合资提出了质疑,并向中纪委进行了举报。

2

3

财经网汽车获得的一份“天津博郡维权说明书”和几张翻拍文件的图片显示,原一汽夏利的员工主要有三个诉求:一是解除与天津博郡的劳动合同,并拿到赔偿金,二是继续留在天津博郡,但是要求及时发放已经拖欠多月的工资,三是恢复与夏利的劳动关系。

另外,该“维权说明书”也称,一汽集团在推进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合资的过程中,存在未按规定开展尽职调查,或尽职调查未进行风险分析等“重大疏漏”,从而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巨大风险。

对于翻拍图片显示的“国资流失18亿元”问题,上述知情人士称,在博郡汽车未能履约的情况下,一汽就把夏利的整车生产资质转移给了天津博郡,参照拜腾汽车收购一汽华利花费了大约8亿多元,夏利的造车资质价值也在10亿元左右。

对于另外8亿元,包括天津博郡应该承担的4亿元关联欠款和供应商欠款4亿元,上述人士未予以证实。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翻拍照片均无标题和落款。

对于夏利员工的诉求,前述知情人士称,职工们现在的想法就是拿到工资,目前为止托欠了连续四个月的工资和三个月的五险一金,“(去年)12月份的工资,是博郡打来的1400万元解决的,到了今年1月份没钱发工资,就去找一汽集团借款,但是被拒绝。于是就把原本的年终奖作为工资,又找其他企业拆借,才把这个月对付过去”。

从那时开始,天津博郡的员工们就处于欠薪状态,而原因就在于博郡汽车除了以投资款名义打来的1400万元外,到目前为止再没有任何资金注入天津博郡。

而之所以没有资金注入,是因为博郡汽车自己也遭遇了资金难题,而且在“天津博郡”成立之前就已经有相关问题曝出,这也是职工们的不满所在,认为一汽集团没有对博郡汽车的资金状况进行充分的尽职调查,就推动博郡汽车和一汽夏利的“混改”,才导致职工陷入无法拿到薪水的窘境。

4

博郡汽不暇

作为天津博郡的大股东,以及接盘整车资质的最大受益者,博郡汽车没能及时注资天津博郡,源自其自身也陷入了资金困境。

从2019年开始,尽管博郡表示在年中获得了来自银鞍资本等投资机构多达25亿元的投资,但依然陆续有关于博郡汽车欠薪的情况曝出。

一位熟悉博郡汽车情况的消息人士告诉财经网汽车,为了筹措资金,博郡早在过年的时候就悄悄卖掉了竞品车(车企在研发时用来对标其他车企的车型)。

在博郡汽车的一个员工群里,售卖竞品车的消息也获得了另一位员工的证实。

一位去年从博郡离职的员工也表示,包括自己在内,有多个员工正在与博郡打劳动仲裁官司,以讨还托欠的薪水。

财经网汽车获得的一份博郡汽车于4月4日召开的“集体沟通会议”的会议纪要显示,博郡汽车托欠员工的2018年和2019年的“2.5薪”(属于员工年终奖金),以及托欠的工资、社保和公积金等问题,将会在4月30日前根据资金到位的规模和进度,开始补发1-2个月的薪酬,并在6月30日前补齐。

会议纪要还显示,要优先补齐社保、公积金、个税、(员工个人)垫付社保、报销款项等。

另外对于融资进展,该文件还显示南京、天津等多地政府已经明确投资意向,同时社会资本多渠道推进当中。

这份会议纪要还有博郡汽车副总裁杜斌和人力行政副总裁张畅的签名。

对于会议纪要中所称的博郡将会从南京和天津获得融资的消息,一位接近博郡汽车的人士在3月底曾经告诉财经网汽车,南京确认不给钱了,天津让海河基金给钱,但海河基金拒绝了。

而前述知情人士则表示,目前海河基金投资天津博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尽职调查都没做”。

天眼查数据显示,“海河基金”为成立于2017年的“海河产业基金”,由天津市出资200亿元人民币设立,重点投资方向包括高端装备制造、航空航天和新能源汽车等,但“公开投资事件”一栏为空白。

举报或不影响一汽上

就上述一汽夏利员工举报“国有资产流失”等情况,财经网汽车辗转联系到一汽夏利相关人士,对方表示不存在举报中所说的相关情况,“所有流程都有公告”。

对于公告中所称的员工自愿与夏利解约并加入天津博郡事项,前述知情人士称,当初职代会确实通过了合资决议,“职代会一共99个人,60多票通过,30多票反对”。

天津博郡员工群流传的一张内容为“一汽夏利职工安置方案不合理”的截图显示,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一位工龄27年的员工在2019年8月13日留言称,希望调查职代会合法性、成立合资公司是否存在国有资产流失、南京博郡是否具备合作条件等,天津国资委2019年9月17日的回复显示,职代会符合《企业民主管理规定》,南京博郡也经过了天津国资委、工信局、西青区等各委办局、区政府领导多次实地考察评价。

5

财经网汽车又通过邮件形式向一汽集团公关部门核实有关“国有资产流失”和“推进天津博郡的尽职调查”事项,对方称涉及多方沟通,需要时间(核实),如果有进展会及时反馈。

几乎与此同时,一汽的整体上市在加速。

4月13日,一汽集团发布公告称,已经把“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更名为“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有业内人士认为,此举或意味着一汽整体上市正在提速。

此前,一汽集团对于一汽夏利旗下资产进行“一分为二”的重组,被认为是解决困扰一汽整体上市多年同业竞争问题的关键——夏利旗下与整车有关的资产作价约5亿元后与博郡汽车合资,控股股权则被划入中铁物资,控股股东也将变更为铁物股份。

但是随着原一汽夏利员工对于这次合资具体推进过程中存在的博郡汽车未能按时履约,以及尽职调查不充分导致整车资质被“贱卖”等问题提出质疑,一汽的整体上市进程再一次遭遇不确定因素。

但有汽车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尽管遭遇举报,但不影响一汽集团推进整体上市。

天津博郡维艰

根据2019年的财务报告,一汽夏利净亏损约为14.8亿元,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整车生产已经完全停滞,且流动负债已经高于流动资产16.2亿元,持续经营能力出现重大不确定性。

另外,现在“天津一汽”和“天津一汽夏利”的官网均已无法打开,并提示“该页面因站点更换网址或服务不稳定等原因可能无法正常访问!”

从纸面上看,夏利的生产制造能力和造车资质,在结合博郡汽车的研发和资金注入后,是一个互相取长补短的合作,但是随着博郡遭遇资金困境,天津博郡举步维艰。

重要的是,自从2019年4月份在上海车展前夕发布了iV6和iV7之后,博郡汽车迟迟无法落地首款量产车型,这对下一步的融资相当不利。因为现在早已不是凭借一个PPT就能拿到大笔融资的时代,博郡尽管有试验车,但和量产车相比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自从2019年6月完成25亿元人民币的战略融资后,到目前为止博郡未能公开任何融资项目。

今年1月初,根据上市公司北斗星通的公告,博郡资金链紧张,整车项目已经处于停工状态。

按照之前的规划,博郡首款车型iV6将会在天津基地投产,并于2020年一季度交付。

现在已经进入了二季度,这款车究竟何时量产还是个未知数。

根据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在2019年7月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的表态,博郡可能会在科创板上市。

但是在iV6上市遥遥无期,以及欠薪问题愈演愈烈的情况下,科创板能否成为博郡的救命稻草,殊未可知。

一位博郡汽车的前员工曾经表示,博郡最好的出路就是被收购。

但现实是博郡“收购”了夏利,并接手了超过800名来自原一汽夏利的员工。

总结最新的消息是,天津博郡的员工将会继续“维权”,除了争取自己的工资之外,也有一部分员工想回到夏利。同时博郡汽车自身也面临诸多与员工的仲裁纠纷。随着天津博郡资金问题的加剧,有关一汽集团当初在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时对于博郡汽车的尽职调查是否充分,以及整车生产资质转移条件是否具备等问题,也急需一个答案。同时对于被欠薪员工的诉求,也应该给予解释,否则欠薪事件有可能导致天津博郡彻底走向未知境地。

编辑:潘磊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新闻爆料

010-85657396
最新推荐
日产颓势难挽 CEO内田诚被辞退或成“定局”

等待内田诚的或许真的是“被解雇”的命运

长城哈弗4S店 “乱收费” 车主维权屡受挫 官方回应终端部门已介入

李涛称,自己现在希望拿回购车合同,并退回...

广汽埃安S新能源车自燃 厂家回复:起火原因正在调查中

5月18日,在广州杨桃公园南门东侧停车场内...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