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哈弗4S店 “乱收费” 车主维权屡受挫 官方回应终端部门已介入

来源:极速侠作者:张香雪2020-05-17 13:35
分享到:
导语

李涛称,自己现在希望拿回购车合同,并退回支付的一部分“不合理费用”。

“新手买车坑太多”。哈弗H6车主李涛(化名)从未想到自己因为买了这辆新车,而掉进一个接一个的“坑”中。

买车前不告知“协助贷款服务费”等费用明细,导致自己疑似陷入“套路贷”,还有多项收费未能提供发票和收据,而且从今年1月中旬买车后至今,始终拿不到正式购车合同,李涛屡次前往4S店交涉,但对方让他“走法律程序”。

李涛称,自己现在希望拿回购车合同,并退回支付的一部分“不合理费用”。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车主在涉及到所谓的“协助贷款服务费”等事项中已经签字,则表明已经认可了相关收费,此时再说“未提前告知”未必能对自己维权有利,但是4S店不提供购车合同,以及对于收费事项不开具收据和发票,消费者可以据此向相关部门投诉,以维护自己的权益。

1

车主购买的哈弗H6(车主供图)

新手购车接连被“坑”

近日,来自河南周口的哈弗H6车主李涛告诉财经网汽车,自己今年1月份在周口宏腾哈弗4S店购买了一辆2019款哈弗H6运动版自动精英车型,但没想到在购车过程中遭遇了各种“套路”,包括“多收了好几千费用,且收取费用后不给发票,以及至今未见到正式购车合同”等。

李涛称,作为一个完全不懂车的“新手”,自己听信宏腾哈弗4S店一位女工作人员的“拿一两万元就能贷款购车”的邀约,于是在1月18日支付2万元、办理完贷款分期后就把车开走了,回家后觉得不对劲,追问店方后才发现支付的2万元并非全付了首付,而是包括协助贷款服务费5000元、解压费1200元、上牌费用1000元、保险7000元、GPS费用2000元等多项费用,真正用于首付的仅为3800元。

2

事后才得知的购车收费项目(车主供图)

这与购车当日,他以为支付2万元至少也能占到首付10%的想法相去甚远。

另外还有潜在收费项目——如果提前还款,需要支付违约金2000多元,“这些购车当天都没说,只告诉我可以提前还款”。

让李涛奇怪的地方还包括保险。他在店内支付了5066元的商业险费用后,还为一个名为“盗抢险”的收费项目花了1933元,对于这笔费用他同样搞不明白,认为自己已经购买了商业险,凭空又出来了一个盗抢险,这让他在保险方面的费用支出达到了7000元。

李涛出示的付款截图显示,这笔1933元的费用支付给了4S店,另外5066元的收款方是太平保险公司。

3

支付给4S店的1933元的“盗抢险”(车主供图)

他认为,这辆车的裸车价格为9.4万元,算上3年的利息18000元,以及上述各种收费后,车的总价达到了12.82万元,已经超过了这款车的官方指导价11.4万元,“其他车友落地也就10万多一些”。

2万元的收费明细没有事先告知,也没有开具发票(只有裸车开具了9.4万元的发票),甚至有些费用连收据也没有,店方的态度是车款全部付清之后才能提供发票,另外购车至今超过4个月没有提供正式购车合同,这让李涛无法接受。

李涛说自己的诉求是希望4S店提供正式购车合同,并退还一部分“不合理费用”,这些费用包括“协助贷款服务费”、“上牌费”等。

4

车主拿到的裸车发票,目前只有这一张发票(车主供图)

车主维权屡屡碰壁

李涛告诉财经网汽车,为了解决和宏腾哈弗4S店之间的纠纷,自己至少五次前往4S店与对方理论,并找到当初对接自己的销售人员马大龙多次协商,但均无果而终。

宏腾哈弗4S店的一位经理曾经出面称要解决问题,但表示不能退钱,并称这是双方达成的协议,所有收费事项李涛都是自愿的,“(如果不接受)可以走任何法律程序”。

李涛提供的一份据称是他和该4S店经理对话的一段录音显示,对方称“你(李涛)可以使用你所有的权限,派出所、法院等,都可以解决问题,我们这边没有错,所以事项我们没有做错”。

另一段录音则显示,销售人员(马大龙)认为包括“协助办理贷款服务费”在内的所有收费事项都有告知,也经过了李涛的同意,但后者在录音中予以否认。

李涛称,为了维权,自己也曾投诉到哈弗官方400电话,一位工作人员称已经把他反映的情况记录下来,但随后就没了消息。

他又把自己购车遭遇乱收费和4S店拒绝提供发票以及合同等事项,投诉到当地的12315平台,一位工作人员回复称4S店的确有合同,上面也都有李涛的签字,所以只能协商解决这件事。

但这位工作人员也强调发票等应该直接给到车主,(车主如果解决不了)可以去法院起诉店方。

就李涛购车时遭遇购车纠纷等相关问题,财经网汽车联系到最初邀约他前往购车的宏腾4S店一位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李涛的确来店购车,但自己只是负责邀约,对于后续的纠纷事宜并不清楚。

财经网汽车又联系到对接李涛的销售人员马大龙,求证有关费用收取是否提前告知和未提供购车合同以及发票等事项,其表示自己很忙,对于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而且只是一个打工的,所有事项都是李涛在和“领导”在沟通,而且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符合中国的法律规定。

5

车主的投诉内容截图(车主供图)

合同发票必须交给车主

就李涛通过分期贷款形式购车时遭遇的“套路”等问题,财经网汽车联系到一位来自某豪华品牌4S店的业内人士,该人士表示“协助贷款服务费”“GPS”等费用,车主只要签字,就很难追回了,但是购车合同和所有费用发票或者数据,对于一个规范经营的4S店来说必须给到车主。

某主流合资品牌一位负责经销商事务的资深人士表示,保险合同、贷款分期合同应该都有明确条款,只不过店里销售人员没有详细解释,客户也不认真看,导致了纠纷的产生,“如果4S店在车主购车前明确了各项服务的价格,(收取费用)就不算违规或者不合理,但是合同、发票都要给到客户,客户交一份钱,就要给一份发票”。

对此,知名维权律师邱宝昌也告诉财经网汽车,如果(店方)没有提前告知,就可能侵犯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和知情权,但是另一方面消费者维权一定要有证据意识,因为“谁主张谁举证”,需要拿出证据证明自己当初不知情。同时如果店方拿出了合同,而且上面有消费者的签字,那就很难维权。

对于店方至今没有提供购车合同和发票,他认为消费者索要正式合同具有法律依据,另外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提供发票等票据也是经营者的义务。

一位熟悉汽车金融业务的业内人士表示,先要搞明白车主到底签的是购车合同,还是融资租赁合同,这两者之间的差距非常大。另外他认为车主签字是肯定的,因为“套路贷只有让客户签字才能完成套路”,这就很难从合同层面找出漏洞,所以退还全部“不合理收费”的可能性不大,但通过协商,退回一部分费用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同时类似于GPS等一些收费事项,如果车主索要,也应该向车主提供发票或者收据。

对于车主额外购买的“盗抢险”,以及车主一共为保险事项支付了7000元,他认为太高了,“其实商业险里面已经交了,所谓盗抢险就是一种收费名目”。

他最后强调,如果车主不懂“贷款分期购车”,签字一定要谨慎,因为作为一个成年人,签字就是自己的承诺,签字之前一定要细细地看合同,如果遇到店方不允许拍照或者向别人咨询的情况,就要果断不签字,等到问清楚之后,再回来签字。“买车是一笔十万块钱的大买卖,普通消费者很难具备(贷款购车)相应的专业技能,所以在搞清楚相关合同条款之前,不要随意签字。另外还要问清楚各项费用的组成,并要求明确写到合同中。”

最新进展:哈弗终端部门已介入

5月14日上午,李涛告诉财经网汽车,宏腾哈弗4S店销售人员给他打来了电话,询问有关调解事宜,但表示协助贷款费、上牌费等相关费用“不可能全部退还”。

李涛希望4S店能够退还4000元,但该工作人员表示只能退3000元,并且还得请示领导,“不然就走法律程序”。

但是不久后4S店就又表示李涛要的太多,“只能退1000-2000元”。

对于购车合同和发票问题,对方以“向领导请示”为由继续拒绝提供。

5月15日,李涛称又接到了相关4S店销售人员的电话,对方表示只有先把(长城哈弗)厂家的投诉撤销,才能协商解决问题,问及购车合同时,对方告诉他“先别纠结(合同)问题”,至于退还费用等,需要向领导请示。

这位销售人员还告诉李涛:“投诉要在明天(5月16日)8点前撤掉。你不撤掉,俺老板直接去工商局送‘不予调解函’,将来就只能公对公了,这就不是咱打电话能解决的问题了”。

财经网汽车通过哈弗400电话了解到,已收到前几天李涛反映的购车纠纷以及合同、发票等情况,车主要求的退还费用等相关诉求也已经记录,并将转交给哈弗官方进行处理。

一位来自周口工商管理机构的人士也告诉财经网汽车,已经接到了李涛与宏腾4S店的投诉,也向店方了解过相关情况,待李涛从外地返回后,将会组织纠纷双方进行调解。对于李涛所说的4S店不给合同等事项,该人士称4S店方面的说法是给了合同,还透露除了李涛之外,也有其他几起投诉与该店有关。

就李涛购车过程中遭遇的相关“套路”,以及解决方案等问题,财经网汽车尝试联系哈弗H系公关负责人未果后,又联系到另一位相关内部人士,该人士称该事件属于终端部门(管辖),不归公关部门负责,但是会通过终端部门了解情况(再做处理),“有可能不是我们的一级经销商,(可能)是代理什么的”。

最新消息是,上述人士称长城哈弗终端部门已经跟进处理相关事宜。

编辑:潘磊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新闻爆料

010-85657396
最新推荐
日产颓势难挽 CEO内田诚被辞退或成“定局”

等待内田诚的或许真的是“被解雇”的命运

长城哈弗4S店 “乱收费” 车主维权屡受挫 官方回应终端部门已介入

李涛称,自己现在希望拿回购车合同,并退回...

广汽埃安S新能源车自燃 厂家回复:起火原因正在调查中

5月18日,在广州杨桃公园南门东侧停车场内...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