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蓝谷暴涨模式终结 ARCFOX赢得认可尚需时日

来源:财经网作者:一吱小虫2021-10-01 16:24
分享到:
导语

对北汽蓝谷来说,唯一能够提及的除了股价异常波动之外,不论是品牌还是产品很难让人认可。

日前,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北汽蓝谷”)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的有关规定,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情况。9月29日,北汽蓝谷发布股价异动公告。北汽蓝谷表示,子公司北汽新能源近日与华为签署的《全面业务深化合作协议》,是对双方于2019年已签署的《全面业务合作协议》的补充协议,仅为双方在完善合作管理机制、加强产品研发、联合品牌营销等业务领域的框架协议,协议有效期96个月,经双方协商一致后可适当延长,也可因双方约定的原因或经双方协商终止;协议预计对公司本年度经营业绩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据北汽蓝谷表示,本次股票异常波动期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的行为。30日,北汽蓝谷上涨模式被终结,低开低走截止30日停盘,微跌0.81%,报价14.71元。

1

北汽蓝谷的“资本牌面”

在新能源浪潮下,北汽率先走在了行业前列,借壳SST前锋实现上市的北汽新能源,被称作“中国新能源车第一股”,然而上市第一股价暴跌。

随着北汽蓝谷的股价暴跌,第一大股东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北汽(广州)汽车有限公司、戴姆勒、渤海汽车、国轩高科、欧菲光、宁德时代、360等相关持股股东的股价受到影响,其中渤海汽车曾跌停,国轩高科股价跌幅超5%。

3

不仅如此,在2016至2020年四年多的时间里,ARCFOX品牌与全球零部件巨头麦格纳、博格华纳、博世、SK及小米、华为等企业展开合作,与华为共建“1873戴维森创新实验室”开展智能互联与智能驾驶领域的合作、与宁德时代共建“1800伏特创新实验室”,与百度在共享无人车平台技术上进行合作,看上去似乎是实力较强,同时也不难看出,北汽蓝谷自身在产品技术积累方面较为羸弱。

特别是北汽蓝谷与华为的合作,最早可追溯到2017年,双方在汽车业务领域的合作,随后在同年9月,北汽集团与华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此指引下,北汽蓝谷与华为分别于2018年11月、2019年1月签署《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和《全面业务合作协议》。

不过遗憾的是,北汽蓝谷在此背景下并未发挥出自身的合作优势,原本定位豪华高端的ARCFOX品牌,计划推出主打新能源高端路线的产品也未在市场上有所进展。最终,或许为了刷存在感,在2017年前期推出了首款微型纯电动量产车LITE,主打小型车市场的ARCFOX品牌就这样,在蔚来等新势力车企第一梯队的攻城略地之下,时隔4年之后,才推出了ARCFOX αT车型。

2020年可以说是北汽蓝谷迎来逆转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北汽蓝谷正式从此前还算盈利转为巨亏状态。据北汽蓝谷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北汽新能源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55亿元;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201万元(政策补贴10亿左右)。2020年北汽蓝谷营业收入52.72亿元,同比减少77.65%;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亏损64.82亿元。

2020年净利润巨幅亏损的缘由,北汽蓝谷解释称,影响公司年度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公司产销量未达预期。北汽蓝谷年报中称:2019年以来伴随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急剧退坡,加之燃油车排放标准升级,导致已产车辆大幅降价销售,使北汽蓝谷新能源车型销售情况急转直下,陷入成本不能抵消的困局,导致乘用车市场新能源车与燃油车竞争力减弱。

此前已有汽车行业分析师认为,预亏损60多亿,把直接原因“甩锅”给疫情,显然比较牵强。疫情对于所有主机厂车企都有一定影响,但并不能成为主要“元凶”,在疫情环境下,蔚来、小鹏、理想却能够跑赢大盘,不得不让其反省。

2

8月27日,北汽蓝谷发布2021年中期业绩报告,报告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4.3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1.69%;归属于本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8.13亿元,同比缩窄2.68%。

据统计,北汽蓝谷自去年至今累计净利润亏损已超72亿,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国人目前非常支持自主品牌,但是没有核心东西来讲故事,就很难形成自己的标签。比亚迪有三电核心技术、蔚来有互联网基因和用户服务,ARCFOX品牌看似啥都有,但大多数都不是自己的,这无法让人记住这个新品牌。”

ARCFOX产品市场败走

据北汽蓝谷发布的相关公告显示,2020年北汽蓝谷全年营收约为52.72亿元,同比下滑77.65%;净利润亏损64.82亿元;全年累计销量仅为2.59万辆,同比下滑82.79%。2021上半年最新产销快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北汽蓝谷累计销量为6959辆,同比下滑52.66%。北汽蓝谷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24.37亿元,同比减少21.69%;净利润为亏损18.13亿元。

北汽蓝谷旗下有 ARCFOX 极狐和 BEIJING 两个品牌,此前,极狐的阿尔法 T(αT),阿尔法 S(αS)两款高端纯电动车型已经上市,BEIJING 品牌主打经济实用,主要产品有 EU、EX和EC系列。

北汽新能源为了扭转市场颓势,目光最终锁定在了高端电动车市场,推出了极狐(ARCFOX)新品牌,并且在2020年投放了ARCFOXαT(阿尔法T)车型,但ARCFOX这款新车自上市至今长期未能得到市场认同。

4

即便是在今年4月,ARCFOX极狐阿尔法S 华为HI版亮相后,成为首款搭载华为鸿蒙系统的智能量产车,也未能实现市场突破性的销量增长,其市场现状远不及小康股份与华为的“赛力斯”市场表现,由此可见,北汽蓝谷ARCFOX极狐品牌的产品竞争力尚待思考。

今年1-7月新能源汽车市场产销均大幅增长,国内市场新能源产销分别完成150.4万辆和147.8万辆,预计全年新能源车产销量有望突破250万辆。在新能源不断增长的市场环境下,北汽蓝谷却逆势走弱,据7月北汽蓝谷产销数据显示,7月产量为350辆,环比增长约10.1%;而7月销量仅为3491辆,环比增长约120.3%。7月,ARCFOX极狐交付量为525辆,面对庞大的百万级新能源市场,北汽蓝谷月销仅百余辆的市场销量表现,可谓是杯水车薪。

数据显示,今年1-7月,北汽蓝谷累计产量为2507辆,同比下降73.81%;累计销量10450辆,同比下降37.46%。9月15日,北汽蓝谷公布了8月产销快报。数据显示,北汽蓝谷8月销量为4074辆,但8月产量数据为423辆,造成巨大差异化的原因,部分所售车型进入了B端市场。

据公开资料显示,北汽蓝谷的销售一直依赖于出租车、网约车等B端出口,北汽蓝谷董事长、北汽蓝谷总经理刘宇一直强调,北汽蓝谷将重点转向“用户驱动型”企业,但ARCFOX极狐在8月份向国网江苏公司交付了200台极狐阿尔法T,B端市场依旧成为了ARCFOX极狐的主要销售渠道。

长期的依赖B端市场,在市场初期或许能够获得极大的订单量,这也是为何北汽蓝谷曾连续7年时间坐稳新能源车市场头把交椅,年销量能够突破10万辆的关键,随着市场竞争加剧,C端市场必然成为决胜的关键,而此时固有的销售观念,或将制约北汽蓝谷的发展。

尽管刘宇一再强调北汽蓝谷将改革重点放在了向转型,但极狐在8月向国网江苏公司交付了200台极狐阿尔法T,B端仍是极狐消化销量的一种方式。一位业内分析人士指出“北汽有不少销量是有出行公司采购,今年上半年出行公司基本停滞发展,这使得北汽蓝谷受到影响较大”。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也曾表示“疫情导致网约、出租等方面受到的影响较大,而北汽新能源过去几年在这一领域的投入比较大,所以影响更大。”

据北汽蓝谷2021年中期财报内容显示,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4.37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21.69%;扣非归母净利润亏损21.0亿元,达到历史最低点,已连续8年为负;销售毛利率为-9.4%,财务状况进一步恶化。

人事变动的泛泛影响

进入2021年,北汽新能源面临的压力似乎也不小,一方面来自市场的终端销量并不尽人意,另一方来自内部人事架构的不稳定因素。

近年来,北汽新能源人事变动频繁。2019年2月,北汽新能源总经理郑刚离职,马仿列出任北汽新能源蓝谷董事、总经理。

2020年北汽新能源的人事变动越发频繁,2020年6月马仿列向北汽蓝谷董事会提出辞去董事、经理的申请,且不再担任北汽新能源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职务,并获得批准。2021年1月底,姜德义因工作原因向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提出辞去公司九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委员职务。此外,北汽蓝谷在公告中透露,现任北汽蓝谷董事、经理刘宇,将接替姜德义,担任公司九届董事会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

据悉,姜德义自2020年7月起接任北汽集团董事长,9月接任北汽蓝谷董事长。在接任北汽蓝谷董事长之后的位置上任职仅4个月就离职了,而刘宇从北汽新能源总经理到接任北汽董事长也仅有4个月的时间,从郑刚、马仿列、姜德义的离职频率来看,北汽蓝谷的人事调整频繁或多或少将影响整个品牌的发展。

一方面是人事变动频繁,另一方面还曾曝出裁员风波,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北汽新能源正计划启动一轮裁员,比例达20%。报道称,目前北汽新能源内部已明确下发了“裁员名单”,甚至一位在北汽新能源负责研发工作的高管也在被裁减名单之列。虽然北汽新能源回应称:“公司尚无关于裁员的方案或计划,没有发生研发高管主动离职的情况,也没有计划开展对在岗的研发高管进行劳动合同解除的情况。”在此种情况下,北汽新能源正在面临人事变动后的内部不稳定状况。

4月29日北汽蓝谷宣布,任命原北汽新能源工程院副院长代康伟为北汽新能源公司总经理,北汽新能源开启了“刘宇(北汽蓝谷党委书记、董事长)+代康伟”新人事架构。在新的人事架构下,面对竞争力不足的北汽新能源,依旧难以扭转市场颓势。

得益于此前国内网约车市场的快速发展,主攻B端市场的北汽新能源曾经历过市场黄金发展阶段,但好景不长,进入2020年后,随着竞争对手越来越多网约车B端市场的竞争压力更甚,原本就竞争力不足的北汽新能源再难获得市场订单,特别是对ARCFOX这一品牌来说,主打高端市场的产品并未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市场表现最终也只能以惨淡收场。

北汽新能源董事长刘宇曾经表示,“用三年时间将北汽新能源带回第一阵营,2021年ARCFOX的销量目标为1.2万辆。”ARCFOX副总裁王秋凤也曾直言,北汽新能源的问题在于,B端与C端赛道的切换,存在空档。B端市场需求萎缩之际,C端赛道从宽度而言已经非常拥挤。

其言外之意不难看出,目前ARCFOX的市场认可度较低最终依旧是要靠C端市场来做增量,面对C端市场缺少竞争力的品牌,北汽新能源想要破局似乎依旧艰难。

相关销量数据显示截止至8月末,ARCFOX极狐αT的累计销量仅为1713辆,加上4月上市的αS所带来的782辆新车销量,ARCFOX极狐今年的累计市场销量也仅维持在2495辆。

惨淡的市场销量,波动的资本市场,尚稳定的人事架构,让北汽新能源犹如汪洋中的一叶扁舟,对“生而破界”的ARCFOX极狐而言,能否改变现状,或该从褪去自带光环之后做更深的思考。

编辑:王一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新闻爆料

010-85657396
最新推荐
马自达(中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扩大召回部分进口Mazda RX-8汽车

日前,马自达(中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根据...

保时捷(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召回部分进口911和Taycan系列汽车

保时捷(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根据《缺陷...

大众汽车(中国)销售有限公司召回部分进口宾利、兰博基尼汽车

日前,大众汽车(中国)销售有限公司根据《...

梅赛德斯-奔驰(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召回部分进口S级汽车

日前,梅赛德斯-奔驰(中国)汽车销售有限...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