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提交数据,事情就万事大吉了吗?

来源:中国汽车画报2021-04-23 22:16
分享到:
导语

美国消费者的维权道路是怎样的

特斯拉提交了上海车展维权车主的事故车数据。在权威技术检测机构做出评判前,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特斯拉美国用户在质量纠纷时所遇到的处境。

美国消费者的维权道路是怎样的

不仅在中国市场特斯拉屡遭诟病,在美国同样是质量问题新闻的常客。但是,消费者的维权路也不平顺。

记者查询美国国家高速公路管理局(以下简称NHTSA)网站,关于特斯拉的质量投诉众多。问题描述涉及许多方面,包括气囊、悬挂和刹车故障以及突然加速失控(SUA)等问题。

其中一位召回申请的请愿者的案例比较特殊。2020年初,一位名为Brian Sparks的投诉者讲述了自己的一位女性友人(文件中与他的关系被隐去)驾驶特斯拉Model 3的惨痛经历。在2019年5月6日,她准备将车倒入车库中,当她在等待着车库的门缓缓开启时,特斯拉突然开始不受控制地移动,意外加速冲进车库。即使这位女性友人大力踩刹车,但还是无济于事。

特斯拉随后回应,这位女性友人可能是Emory大学的信息学教授Anandhi Bharadwaj,并指出Brian本人并不是特斯拉的车主。

这位名为Brian的调查者宣称他仔细研究了美国国家公路运输安全管理局的网站,发现了来自特斯拉车主的118个类似的事故,以及许多类似的新闻报道。与刹车失灵相比,突然加速失控的问题更为严重。

他宣称利用了NHTSA的“预警报告”(EarlyWarning Reporting)页面上的数据,计算了每10万辆汽车每年的意外加速(SUA)报告数量,并将此数据与对照组进行了比较。

他在研究之后认为,特斯拉所有的车型作为一个整体,其SUA的报告要比对照组中的任何汽车都要高。他表示,在收到至少一份突然意外加速报告的车辆中,2016年特斯拉Model X的意外加速报告比对照组平均报告多了3000%,比对照组中报告最少的车辆多了6000%。

截屏2021-04-23 下午10.11.33

该文件的目录页

在文件的最后,Brian得出结论:特斯拉存在系统性的SUA,请求NHTSA发布政令召回全部涉事车辆。

截屏2021-04-23 下午10.13.47

文件的结论部分

相应地,特斯拉在官方论坛上进行了回应。针对SUA,特斯拉认为并不存在此类问题,并一再质疑Brian Spark的真实动机,并认为此人是特斯拉的股票卖空者。

截屏2021-04-23 下午10.12.06

特斯拉论坛的回应

2020年1月,Brian的召回申请最终被驳回。但是作为证据,NHTSA表示他们从涉事特斯拉车上的“黑匣子”里调取了碰撞数据和视频数据进行分析,并判断车主误操作才是问题的成因所在。

特斯拉的数据是否可以公开?

答案是肯定的,至少在官方论坛上,特斯拉表示数据提取方便,且可以被政府监管部门调取。

这次上海车展特斯拉车主维权事件中,如果不是在政府主管部门的压力下,特斯拉中国公司依然不肯主动提供事故发生前的数据。即便这些数据也许能自证特斯拉清白。不公开数据,这是特斯拉一贯的做法吗?

特斯拉的数据政策疑似带有明显的双重标准。早在2013年,在与纽约时报记者John Broder的互怼中,Elon Musk就将数据公之于众。

这位记者写了一篇关于特斯拉续行里程和超级充电站的文章,并对特斯拉Model S提出质疑。Elon Musk公布了数据进行辩驳。这些数据包括了续行里程、温度、充电时间、充电百分比等。虽然这些数据与此次上海车展维权事件中特斯拉提交的数据在种类和格式方面不同,但是特斯拉并未进行特殊说明。

截屏2021-04-23 下午10.13.23

截屏2021-04-23 下午10.14.51

截屏2021-04-23 下午10.14.44

截屏2021-04-23 下午10.14.31

截屏2021-04-23 下午10.14.59

Elon Musk公布的部分数据

在这起案件中,从Elon Musk公布的内容看,数据对于特斯拉公司有利。但如若数据对于特斯不利,同样作为消费者的美国用户想要拿到数据也没那么容易,并且必须走法律程序。

2019年1月美国特斯拉Model 3车主Michael Casuga驾车回家途中发生车祸。她宣称由于自动驾驶系统出现问题导致车辆失控。但是特斯拉拒绝提供相应数据。这场风波最终闹到了加州圣克拉拉县高等法院(卷宗号:19CV360013)。但实际情况是,当时车辆已经启动自动驾驶功能。特斯拉表示,数据被上传至特斯拉云服务器,而不是车上的“黑匣子”。

据报道,目前在美国,车主、律师、研究人员,甚至是警察都无权拿到数据,只有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NTSB)和NHTSA在调查事故时,才有权调取车辆数据。显然,涉及安全与事故追责的数据应该成为公共产品,而非只有生产商才能调用的“稀缺资源”。

事实上,数据是最为关键的证据。作为技术狂人的Musk视数据为生命。但是在是否公布数据上,却存在双重标准。

马斯克,汽车界的特朗普?

一家公司的行事风格总是带有创始人鲜明的个人风格。

美国人力资源数据分析公司Paysa利用IBM超级计算机Watson对一系列科技巨头的领导人的演讲、书稿、采访记录等信息进行了分析,以期确定这些成功人士的性格特征。在此项研究中,Elon Musk就是其中一位。

研究发现,Elon Musk的性格中有5点最为突出,他们分别为:智能(Intellect),不合时宜(Immoderaton)、谨慎(Cautiousness)、情绪化(Emotionality)和利他(Altruism,指为人类未来福祉做牺牲)。

另有研究指出,他在演讲时经常话锋犀利,气氛让听众不舒服。他不会像老道的演讲者一样在舞台上四处走动,与各方向的听众保持距离上的互动。相反,他经常从始至终站在原地,而且手臂靠近身体。他不太善于与听众保持情绪上的沟通,而且语言的声调不善于唤起听众情绪共鸣。

Elon Musk是个性格内向的人。一个性格内向的人对自己的思想和主观世界比对别人和外部世界更感兴趣。

Elon Musk曾当众谈论过自己的思维方式:“重要的是,将知识视为一棵语义树。你必须确保了解基本原理,即树干和大树枝,然后再进入树叶或细节,否则就没有东西可以挂在上面。”

Elon Musk在公众场合基本不谈他的个人生活。他的演讲大部分仍停留在他的职业生涯、野心、阅读和工作习惯上。这与他从小尽管从童年时就面临很多烦恼甚至受欺负与被虐待的经历有关。

当代美国,Elon Musk、乔布斯和川普被认为是最具个性特征的公众人物。他们性格当中都有特立独行的特质。“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离经叛道之举。

在政治领域,川普被认为是反建制派的先锋。如果说在汽车领域,建制派是丰田、通用等传统汽车巨头,那么反建制的代表非Elon Musk莫属。

这种反建制思维模式也被植入至企业运营。在工作中,员工描述Elon Musk是一位暴君,经常开除他自认为有过失的员工,而且从不听辩解。

特斯拉中国公司对接媒体的员工频繁换人,就是给记者留下的最直观的印象。

对待媒体的态度上,特斯拉中国公司不设公关部,特斯拉中国公司副总裁陶琳曾表示:“你们肯定也知道,特斯拉几乎是没有公关和广告的,我们没有预算做发布会这些活动,也没有媒体方面的预算。”

不知特斯拉这种反建制作风在中国市场能否顺利走下去。

编辑:贾子健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新闻爆料

010-85657396
最新推荐
沃尔沃旗下极星洽谈SPAC合并上市事宜

7月9日消息,据彭博报道,沃尔沃控股的电...

360周鸿祎:一两年内打造单价低于15万的智能车

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现场,360创始人、董...

特斯拉国产Model Y全面引入磷酸铁锂电池?官方表示不予置评

有媒体报道称,Model Y标准续航版车型使用...

上汽拒绝华为合作系误读 陈虹:上汽集团与百度和华为都有很多合作

近日,上汽董事长陈虹在2020上汽集团股东大...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